白山市林源春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吉ICP备18000682号      

新闻中心

真正饮料个性化定制离我们还有多远?

浏览量
【摘要】:
最近几年人们一直在谈论饮料的个性化,然而企业商务数字化咨询公司RewriteDigital的创始人JonReay认为,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看到完全可定制的饮料,而真正按需个性化定制饮料服务的时代仍然还在崛起之中。  品牌和公司要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要是其产品可定制化,更要充满意义和价值。产品具备个性化已经千禧一代消费者的强制性要求,因此向千禧一代呈现产品创新具有多重必要性。  定制标签  图像和视觉内

  最近几年人们一直在谈论饮料的个性化,然而企业商务数字化咨询公司Rewrite Digital的创始人Jon Reay认为,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看到完全可定制的饮料,而真正按需个性化定制饮料服务的时代仍然还在崛起之中。

  品牌和公司要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要是其产品可定制化,更要充满意义和价值。产品具备个性化已经千禧一代消费者的强制性要求,因此向千禧一代呈现产品创新具有多重必要性。

  定制标签

  图像和视觉内容是千禧一代更喜欢的交流方式,所以品牌需要考虑如何有快速有效地通过包装创造出受众的理想体验。

  2013年,可口可乐用数百个名字(后来又超过了1000个)替换了瓶身的商标位置,这样人们就可以和朋友“分享可乐”。在网上直购时消费者可以选择更多的“名字瓶”,并支持分享个性化的虚拟瓶。

  当然,这是一种非常粗糙的个性化,但作为始终如一的低价值、大批量的成功产品,这种推广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价格远高于可口可乐的瓶装烈酒现在也拥有了个性化定制的标签。2014年苏格兰威士忌威雀根据客户上传的图片在线提供酒瓶标签定制服务。第二年,威雀在英国塞尔福里奇百货推出了这项服务,店内提供现场打印服务。

  现在,消费者在网上购买烈酒时个性化定制标签已经很常见了,但这些例子只是在改变“衣着”。如今各大品牌不再局限于包装开始关注饮料本身。

  定制饮料

  可口可乐的Freestyle贩卖机提供了一种相当简单的方式,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口味完美调配出合心的饮料。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酒吧机器人系统Makr Shakr的调酒机器人Nino数秒就能送上定制的鸡尾酒。

  老牌烈酒公司也不甘示弱。保乐力加首创的智能系统Opn通过一个由设备、应用程序和服务组成的生态系统连接鸡尾酒酒谱图书馆、支持消费者在家中定制鸡尾酒。

  帝亚吉欧旗下的尊尼获加则推出My Edition帮助人们购买符合个人口味偏好的威士忌。尽管感觉上是定制的搭配,但实际上只有六个品种的产品,但你得到的印象是创造了高度个性化的混合。

  还有许多其他服务向消费者开放混合过程。Whisky Blender可以让饮酒者和送礼物的人制作多达7种不同种类的威士忌的完全可定制混合饮料。Master of Malt也提供了类似的服务。

  酿造和蒸馏

  自制啤酒可能是一项复杂、费力且常常令人失望的工作。虽然是个性化,但这对今天的“随需应变”一代几乎没有吸引力,这一代人习惯于点击按钮或屏幕上的一个按钮就能得到东西。

  LG公司认为他们已经通过在今年的消费电子展(CES)上发布的HomeBrew给出了解决方案。HomeBrew的胶囊基精酿啤酒酿造机旨在简化和数字化自家酿造啤酒的过程。然而,HomeBrew要等上大约两周的时间才能喝到自酿的啤酒,这意味着HomeBrew不太可能吸引不耐烦的千禧一代和Z一代饮酒者。

  有些生产商如Oro蒸馏酒公司还提供个性化的蒸馏服务,根据使用的原料不同一种全新的杜松子酒可以在几天内诞生并蒸馏。这种个性化蒸馏服务让我们离真正的按需个性化饮料时代又近了一步。